南邪笙

【CM】先生 请问你要丢点什么?

  校园无脑恋爱小甜饼x这是一个经营业务的故事

  沙雕迷之言情没有逻辑大家就随便看看吧哈哈哈哈哈 ooc有

  

  简介:Cris决定丢点东西,丢点丢点再丢点。

  配对: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里奥内尔•梅西

  


  

  “你太明显了,克里斯。”

  当经历了克里斯丢失后又完好无整回归的钱包,水杯,球鞋,书本,课表甚至是外婆送的破旧棉裤之后, 咬着吸管的马塞洛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克里斯第一次奇妙地丢东西是在一个稍微有些阴天的中午。

  他很暴躁,在一场校内足球俱乐部比赛结束后,无关得分,他们一定是最后的赢家,但不幸的问题是克里斯的那双崭新的球鞋莫名其妙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就在大庭广众下,他的鞋不翼而飞。这意味着在下一次比赛开始之前,他要忍受靠布运动鞋训练的痛苦和等待新鞋快递的焦灼,还包括钱的问题。

  

  “你可以去碰碰运气,伙计。”马塞洛在更衣室里拍了拍他的肩膀:“但希望不大,那个地方已经快成校园怪谈了。”

  “别错过晚饭!”克里斯的兄弟们贴心地叮嘱了一句后果断放弃和他一起踏上寻找鞋子的道路,又贴心的地帮他带上了更衣室的门。

  

  这算什么?克里斯痛苦地站在这件间藏学校的小角落里,极易被忽视的储藏室门前。

  天很暗,看起来马上要下场大雨,这间屋子在暗淡的光线下就像经历了几百年历史的古老密室,看起来很旧的木牌上写着“失物招领”,他不清楚打开门后会遇到什么样的人——是楼道里那个凶巴巴的怪脾气清洁工吗?

  

  如果不是鞋那双鞋,克里斯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进这个见鬼的地方探险,富有年代感的木门轻微抖动,门是开着的,上面挂着一串黄铜风铃。

  他推门进来时发现在木台上缩着的一团毛茸茸的棕发,细小尘埃折射出的微弱光芒在空气里闪耀。这里有老式家居散发出的奇异香气,整齐的柜子并没有落太多灰尘,文件夹和手表,手套和围巾,摆放在这间童话一般古朴神秘的失物招领处里。

  克里斯想把挂在上面的风铃疯狂摇动然后大喊,他可怜的球鞋,但这种奇妙的温暖场景让他放轻了脚步。

  风铃清脆的声音最后还是吵醒了那团毛茸茸,他动了一下,迷迷糊糊用手揉了揉演眼,然后抬起头来。

  

  克里斯不得不感谢自己那双丢失的鞋了。

  压着的鬓发服服帖帖地落在他的脸颊上,柔软的头顶看起来就想认真摸一把,他的眼睛是美丽的深色【那只是一个阿根廷人的普通瞳色,里奥后来说。】,像一处温和的湖,正在把克里斯这个可怜的人往深处拉去。

  外面铅色的光照在他过分苍白的皮肤上,他穿着学校里随处可见的羊毛衫,袖子垂落下来遮住了半个手掌。可爱极了,克里斯想,可爱极了。

  “呃……我…我的鞋子。”他磕磕绊绊地开口,一个带球动作的荷尔蒙就能撂倒一片女生的万人迷先生克里斯,这时候觉得自己蠢透了。

  “是这双吗?下午有人送来的,先生。”他的那双球鞋完好无损地在柜子里放着,西班牙语的音节从眼前的人口中蹦出来,在克里斯的脑子里自动染上了一层棉花糖一样黏糊的甜腻。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谢谢你保管它。”

  上帝,我怎么把名字说出来了。克里斯想。

  

  “我是里奥,里奥内尔•梅西。”面前的小个子笑了笑:“你的鞋很好看,罗纳尔多先生。”

  

  

  克里斯第二次丢东西显得没那么暴躁,他在教学楼里落下了他的水杯,当他发现时已经到了中午的饭点。

  他告别了和拉基蒂奇一桌的莫德里奇,告别了被皮克拽走的拉莫斯,最后拒绝了邀请他吃饭的马塞洛。

  “兄弟,你怎么了?”马塞洛有点难过。

  “我去失物招领那里看看。”克里斯朝他们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脚步轻快地走出食堂。

  他们惊讶地目送着“欢快的克里斯”出门,看他熟练地走过那条仿佛在心里走过无数次的,通往失物招领处的路。

  “他为什么有点开心?”马塞洛问。

  

  “这里看起来很旧。”克里斯凭借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尽力低头,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显得更近一些,然后他随意把领回来的水杯放在柜子上,看样子他想让这个东西重新再丢一次,他比里奥整整高了半个头,里奥,是的,克里斯已经在心中亲切地称呼他可爱的失物招领处管理员为里奥。

     “现在没有学生丢东西了,或者是丢的东西没人领走,”里奥用手帕擦拭着木质柜子,“学校的清洁工会把在整个学校里搜出来的全部东西堆在这里,其中一多半是没用的东西,学生们甚至不知道学校还有个失物招领处。”

     我知道就行了。克里斯在心里想。

   

     他们从中午聊到下午上课,最后在见鬼的铃声中里奥陪着他一路狂奔到教学楼,他们气喘吁吁地在门口停下,笑个不停。

     这是克里斯第二次丢东西。

   

   

    然后,顺理成章地,他又在一周之内连续丢失了钱包和宿舍钥匙,然后是他的课本足球甚至是十几年前的儿童棉裤。

   

  

   “除了内裤,我觉得他已经没什么能丢的东西了。”

   “他可能把自己的心也落那儿了。”一个人吃饭的马塞洛痛心疾首又不失浪漫地说。

   

   可是这些事情又能算什么呢?克里斯得知了关于那个男孩的经历!他知道里奥不会说英语,他是个阿根廷人,里奥爱吃烤肉和糖果那样让克里斯皱起眉头的高热量食品,最重要的是他觉得里奥内尔•梅西就应该是他那个终身伴侣!

  他的日常生活中出现了一些以前没有的东西,例如——你能想象队友们在玩闹争抢中不小心扯开克里斯的背包后看到噼里啪啦掉落出来的水果硬糖时惊恐的表情吗?

  ——“像个随时都要用装满糖果的口袋来欺诈天真小姑娘的恶毒女人”这个比喻来自隔壁杰拉德•皮克,一个拐走了西班牙人的西班牙人,里奥的那位十分护崽的竹马。

  

  这一天终究是到来了,克里斯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丢了。

  他曾尝试过去找里奥的班级,但每次的课程都是重合或巧妙地错过,并且从那之后,他去失物招领处时,那里的门总是关得死死的,要么就是那个巴西小子,那个老是在里奥身边转来转去的内马尔在台前盯着手机屏幕。

  

  “我觉得我不丢东西就失去了见到里奥的契机。”克里斯最后悲伤地将故事告诉了早就猜透的马塞洛,对他说出了这句毫无天理的抱怨。

  “你太明显了。”最佳好哥们马塞洛说。

  “我认为只要是存在于正常世界里的人,没有猜不出你想干嘛的。”不然你为什么丢了一块橡皮还会欢天喜地?

  “你可以试试更明显的,例如…去约他?”

  

  

  伟大的爱情之神保佑这个糟糕的主意。克里斯最后将一支葡萄味珍宝珠塞进毛绒熊玩偶的口袋中,确保不会掉出来后把它放在了实验楼的桌子上,糖果尾部系着一条纤细的丝带: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送给你的爱”

  这是什么愚蠢的语句?里奥会知道是我送给他的吗?他捂住脑袋呻吟了一声。可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克里斯期待着这只玩具熊能够被清洁工当做“意外丢失”的物品送到失物招领处。

  第二天,他站在了那扇木门前。

  

  就如同他们第一次相见一样,木门被半掩着,透过缝隙倾泻的阳光遮住了小阿根廷人的半张脸,隐藏在发梢被光线勾勒出的一小片阴影中,他的眼睛像是融化的深棕焦糖——总是那么美丽的色彩。

  “嘿。”

  克里斯注意到,他的那只蠢兮兮的毛绒熊被放在了桌子正中央,在太阳照射下垂落着软软的绒毛。口袋是空的,珍宝珠不翼而飞。

  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这两天没有见到你。”

  里奥停止了擦那些木头柜子,转过头来带着歉意地说“抱歉——罗纳尔多先生,这个周是内来帮忙。”

  内?为什么他有这么亲密的称呼?而自己是可怜的罗纳尔多先生?

  里奥看着克里斯稍微有些失落的样子,他有点想笑,就像马塞洛说的那样,用正常人看得出来的思维,可是他喜欢的人是个傻子,不是吗?

  “其实你可以不用天天丢东西。”里奥低声说。

  “什么?”沉浸在忧伤中的克里斯找到了自己的听力

  “我说,”阿根廷男孩笑了:“我周五下午有空,克里斯。”

  

  后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就像克里斯连续丢了第N次东西一样,他们在周五下午出去吃了晚饭,他们牵了手,搞得克里斯像第一次谈恋爱那样紧张。

  里奥扯开了装在玩具熊口袋里的珍宝珠包装,含着糖果和克里斯逛遍了大街小巷,霓虹灯把他照得晕乎乎的,晕乎乎地和克里斯在十字路口拥抱,他们晕乎乎地接了吻,笨拙得把牙齿磕到了一起。

  葡萄味硬糖很甜,这是克里斯想的。

  

  

  早上克里斯又站在了木门前,对着窗户玻璃比口型

  “我可以进来吗?”

  门开了,风铃又不知疲倦地叮铃作响。

  “你不需要再丢东西了,克里斯。”阿根廷人软糯慵懒的口音带着笑意对他说。

  他背着阳光面对里奥,双手撑在木台上说:

  

  “可我一直都丢了个里奥内尔•梅西,他对我是最重要的,我现在需要把他找回来。”

  

  

  

  好辣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大宝贝们!!大家说甜吗!!!这篇打得很匆忙,自己感觉衔接或者语言上并不是最满意。是个无脑小甜饼大家就看看吧!

  OOC是我的 他们是最好的

  欢迎捉虫!!!欢迎评论!!!

评论(9)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