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邪笙

狼3看完写了点东西

  今天刷完狼3是不是有点晚了x这就是感觉吧回来随便写了点东西,文笔很渣可能还会有一些不明所以的东西。
算是一点心意吧

    雨像是一块粗针脚的布织在天空上方。
    雨点落在地面上,激起一丝微不可见的水花,几条鱼顺势打了个滚,翻涌的脊背划开水面,一圈一圈的涟漪顺着它游去的方向散开。
    雨中高大的建筑显露出朦胧的影子。
    记忆中的泽维尔学院。
    小姑娘“嗒嗒嗒”踩着湿漉漉的泥土跑了过来,淋着雨 衣服满是污泥。
    “Laura”
    “不要去追那些林子里的鹿群。”面前高大的男人蹲了下来,皱着眉头用手拨开她额前凌乱的发丝。
    他看起来是那样的年轻,强壮而有力。
    Laura拉住了他的手,用自己微微发凉的手心摩挲着。
    “走吧。”

    一大一小的身影在细雨蒙蒙的小路上走着,空气中有松木与青草的芬芳。
   “我们要去哪里……我们去哪儿?”

   “我们的船。”他犹豫道:“逐日号。”
   “我们没有船。”
    

    “Logan。”
    轮椅碾过枯枝败叶的声音。
    这里有被纪念的人,有被遗忘的人,有死去的灵魂,有废墟。
    这里不再是泽维尔学院。
    依山傍水,也是个好地方。

   
    光怪陆离的画面一一闪过,混着各种各样不规则色块。
    色块清晰,背景声里传来酒吧喧天的音乐,混着雪茄的浓烟与威士忌。生锈金属艰难出鞘的声音,还有朝他挥来的棍棒。
    几颗弹头粘着鲜血坠落在狭窄的洗漱台上,蜿蜒流下的血液有几滴滴在白净的瓷台上,格外刺眼。
    镜子上的水雾散去,显现出一张苍老的脸,和花白的须发。
    那是Logan的脸,又不是Logan的脸。
    他用手肘撑在洗漱台两侧,不停地咳嗽。

    树林间的阳光在眨眼之间落下来,反射在波光粼粼的山野湖水上。
    画面开始模糊,群山在旋转。
    老朽的树木染上了老朽的人的血。
    最后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片翠绿的树林,那样的美,那样的生机勃勃。
     Laura的声音显得十分遥远。

         “Daddy.”
    


      “……Daddy?”
      雨在继续下着,他的手依旧握着Laura。
      他们绕过废墟,绕过湖边,绕过泽维尔的树林。
      他还是那样年轻。
      男人牵着小女孩的手,向前方重重白雾里走去,直到雾气将他们掩盖,影子像跳动着的灰色斑点,慢慢地远去。
      如同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将过往的戎马奋战也都一并抹去。
      他还是那样年轻。
      他永远是那样年轻。
      老故事还没有讲完,可这似乎就是结局。
      路向前无尽地延长,尽头在雨中隐隐约约————雨水将乱石堆上的青苔冲得乱七八糟,透过乌云的第一缕阳光照了下来,
       照到那个歪歪扭扭的“X”上。
       “Logan。”

       “Logan。”
       “这个时代终将结束。”

           
            “山谷里再也不会有枪声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人,我爱金刚狼。

竹马成双

太太们我爱你们
我真的感谢你们还会继续更文
不管怎么样
我们继续圈地自萌吧!

叶神生日快乐\^O^/
荣耀不灭!

降温【韩叶】

可怕的默契x
新人文笔渣见谅

“卧槽老大老大你快看”

包子指着电脑和叶修说:“天气预报说我们这儿零下十度,明天还会下雪。”

懒癌晚期患者叶修终于有一个可以不用替老板娘上街买菜的理由,但付出的代价是品尝陈老板生化武器一般的做饭手艺。

“啊真想念老韩的西湖醋鱼。“叶修面对这一桌难以下咽的勉强被称为饭菜的东西。

“想的话赶紧去,再嫌弃有本事不吃!“陈果火了。

大雪封路,这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出来逛游,就连杭州这个四季如春的地方也没有躲过寒潮的侵害。

叶修窝在房间里,百般聊赖的翻着天气预报。

“青岛,零下八度至十度,预计24小时内降温至零下十四度。“

“这么冷啊“

某人的良心有了小小的牵动。

与此同时

霸图

张新杰因为家中的事被准许回家了,于是霸图队员的作息时间有了很大的(无规律)改变。

“张新杰那家伙还算是有点良心,特意发短信来说青岛降温,注意保暖,还有按时睡觉。“张佳乐晃悠着手机对韩文清说。

“你说连南方都这么冷,杭州都零下十度了,让人怎么活。”张佳乐搓着手哈气,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

“杭州零下十度?”韩文清皱眉。

都这种天气了,那家伙肯定懒得连衣服都不好好穿。

兴欣

10:00

叶修伸了个懒腰,打算睡觉

他看着床头的手机,拿起来拨了个电话。

霸图

10:00

虽然张新杰没有规范作息时间,但平常韩文清的睡觉规律还是有准头的。

睡觉之前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打算打个电话。

10:01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叶修放下了手机。

韩文清皱了皱眉。

“这么晚了,我还是睡觉吧。”叶修想

“这么完了,那家伙肯定睡觉了。”韩文清想

兴欣的灯终于灭了,叶修缩在被窝里

韩文清收拾收拾,关机睡觉

“老韩,明儿那么冷,多穿点衣服,你要是冻死了谁给我做饭。那啥,晚安。”

“明天多穿点,冷。还有··晚安。”

城市的夜像一只沉睡的兽,寒风呼啸地刮过树枝,沙沙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