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邪笙

暗搓搓准备擦笔产粮。

我这条咸鱼十一假期终于有粮产了:D
画家阿问吹起来啊!!!???!!!
就是那个!那个在游艇上大佬慢慢把阿问的衬衫抚平后说“祝你们俩永远幸福”我看到的是占有欲啊【。
“阿问”
怎么这么亲呢啊!!!
还有真的没人注意到鑫叔那句“少爷会好好疼你的”我特么qyaheduajndjdjzujsnsnakdj!!!!!我天这是什么病娇恋爱剧情啊啊啊啊啊【暴风哭泣】
各位太太给您递笔咱high起来啊!

【CM】先生 请问你要丢点什么?

  校园无脑恋爱小甜饼x这是一个经营业务的故事

  沙雕迷之言情没有逻辑大家就随便看看吧哈哈哈哈哈 ooc有

  

  简介:Cris决定丢点东西,丢点丢点再丢点。

  配对: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里奥内尔•梅西

  


  

  “你太明显了,克里斯。”

  当经历了克里斯丢失后又完好无整回归的钱包,水杯,球鞋,书本,课表甚至是外婆送的破旧棉裤之后, 咬着吸管的马塞洛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克里斯第一次奇妙地丢东西是在一个稍微有些阴天的中午。

  他很暴躁,在一场校内足球俱乐部比赛结束后,无关得分,他们一定是最后的赢家,但不幸的问题是克里斯的那双崭新的球鞋莫名其妙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就在大庭广众下,他的鞋不翼而飞。这意味着在下一次比赛开始之前,他要忍受靠布运动鞋训练的痛苦和等待新鞋快递的焦灼,还包括钱的问题。

  

  “你可以去碰碰运气,伙计。”马塞洛在更衣室里拍了拍他的肩膀:“但希望不大,那个地方已经快成校园怪谈了。”

  “别错过晚饭!”克里斯的兄弟们贴心地叮嘱了一句后果断放弃和他一起踏上寻找鞋子的道路,又贴心的地帮他带上了更衣室的门。

  

  这算什么?克里斯痛苦地站在这件间藏学校的小角落里,极易被忽视的储藏室门前。

  天很暗,看起来马上要下场大雨,这间屋子在暗淡的光线下就像经历了几百年历史的古老密室,看起来很旧的木牌上写着“失物招领”,他不清楚打开门后会遇到什么样的人——是楼道里那个凶巴巴的怪脾气清洁工吗?

  

  如果不是鞋那双鞋,克里斯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进这个见鬼的地方探险,富有年代感的木门轻微抖动,门是开着的,上面挂着一串黄铜风铃。

  他推门进来时发现在木台上缩着的一团毛茸茸的棕发,细小尘埃折射出的微弱光芒在空气里闪耀。这里有老式家居散发出的奇异香气,整齐的柜子并没有落太多灰尘,文件夹和手表,手套和围巾,摆放在这间童话一般古朴神秘的失物招领处里。

  克里斯想把挂在上面的风铃疯狂摇动然后大喊,他可怜的球鞋,但这种奇妙的温暖场景让他放轻了脚步。

  风铃清脆的声音最后还是吵醒了那团毛茸茸,他动了一下,迷迷糊糊用手揉了揉演眼,然后抬起头来。

  

  克里斯不得不感谢自己那双丢失的鞋了。

  压着的鬓发服服帖帖地落在他的脸颊上,柔软的头顶看起来就想认真摸一把,他的眼睛是美丽的深色【那只是一个阿根廷人的普通瞳色,里奥后来说。】,像一处温和的湖,正在把克里斯这个可怜的人往深处拉去。

  外面铅色的光照在他过分苍白的皮肤上,他穿着学校里随处可见的羊毛衫,袖子垂落下来遮住了半个手掌。可爱极了,克里斯想,可爱极了。

  “呃……我…我的鞋子。”他磕磕绊绊地开口,一个带球动作的荷尔蒙就能撂倒一片女生的万人迷先生克里斯,这时候觉得自己蠢透了。

  “是这双吗?下午有人送来的,先生。”他的那双球鞋完好无损地在柜子里放着,西班牙语的音节从眼前的人口中蹦出来,在克里斯的脑子里自动染上了一层棉花糖一样黏糊的甜腻。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谢谢你保管它。”

  上帝,我怎么把名字说出来了。克里斯想。

  

  “我是里奥,里奥内尔•梅西。”面前的小个子笑了笑:“你的鞋很好看,罗纳尔多先生。”

  

  

  克里斯第二次丢东西显得没那么暴躁,他在教学楼里落下了他的水杯,当他发现时已经到了中午的饭点。

  他告别了和拉基蒂奇一桌的莫德里奇,告别了被皮克拽走的拉莫斯,最后拒绝了邀请他吃饭的马塞洛。

  “兄弟,你怎么了?”马塞洛有点难过。

  “我去失物招领那里看看。”克里斯朝他们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脚步轻快地走出食堂。

  他们惊讶地目送着“欢快的克里斯”出门,看他熟练地走过那条仿佛在心里走过无数次的,通往失物招领处的路。

  “他为什么有点开心?”马塞洛问。

  

  “这里看起来很旧。”克里斯凭借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尽力低头,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显得更近一些,然后他随意把领回来的水杯放在柜子上,看样子他想让这个东西重新再丢一次,他比里奥整整高了半个头,里奥,是的,克里斯已经在心中亲切地称呼他可爱的失物招领处管理员为里奥。

     “现在没有学生丢东西了,或者是丢的东西没人领走,”里奥用手帕擦拭着木质柜子,“学校的清洁工会把在整个学校里搜出来的全部东西堆在这里,其中一多半是没用的东西,学生们甚至不知道学校还有个失物招领处。”

     我知道就行了。克里斯在心里想。

   

     他们从中午聊到下午上课,最后在见鬼的铃声中里奥陪着他一路狂奔到教学楼,他们气喘吁吁地在门口停下,笑个不停。

     这是克里斯第二次丢东西。

   

   

    然后,顺理成章地,他又在一周之内连续丢失了钱包和宿舍钥匙,然后是他的课本足球甚至是十几年前的儿童棉裤。

   

  

   “除了内裤,我觉得他已经没什么能丢的东西了。”

   “他可能把自己的心也落那儿了。”一个人吃饭的马塞洛痛心疾首又不失浪漫地说。

   

   可是这些事情又能算什么呢?克里斯得知了关于那个男孩的经历!他知道里奥不会说英语,他是个阿根廷人,里奥爱吃烤肉和糖果那样让克里斯皱起眉头的高热量食品,最重要的是他觉得里奥内尔•梅西就应该是他那个终身伴侣!

  他的日常生活中出现了一些以前没有的东西,例如——你能想象队友们在玩闹争抢中不小心扯开克里斯的背包后看到噼里啪啦掉落出来的水果硬糖时惊恐的表情吗?

  ——“像个随时都要用装满糖果的口袋来欺诈天真小姑娘的恶毒女人”这个比喻来自隔壁杰拉德•皮克,一个拐走了西班牙人的西班牙人,里奥的那位十分护崽的竹马。

  

  这一天终究是到来了,克里斯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丢了。

  他曾尝试过去找里奥的班级,但每次的课程都是重合或巧妙地错过,并且从那之后,他去失物招领处时,那里的门总是关得死死的,要么就是那个巴西小子,那个老是在里奥身边转来转去的内马尔在台前盯着手机屏幕。

  

  “我觉得我不丢东西就失去了见到里奥的契机。”克里斯最后悲伤地将故事告诉了早就猜透的马塞洛,对他说出了这句毫无天理的抱怨。

  “你太明显了。”最佳好哥们马塞洛说。

  “我认为只要是存在于正常世界里的人,没有猜不出你想干嘛的。”不然你为什么丢了一块橡皮还会欢天喜地?

  “你可以试试更明显的,例如…去约他?”

  

  

  伟大的爱情之神保佑这个糟糕的主意。克里斯最后将一支葡萄味珍宝珠塞进毛绒熊玩偶的口袋中,确保不会掉出来后把它放在了实验楼的桌子上,糖果尾部系着一条纤细的丝带: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送给你的爱”

  这是什么愚蠢的语句?里奥会知道是我送给他的吗?他捂住脑袋呻吟了一声。可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克里斯期待着这只玩具熊能够被清洁工当做“意外丢失”的物品送到失物招领处。

  第二天,他站在了那扇木门前。

  

  就如同他们第一次相见一样,木门被半掩着,透过缝隙倾泻的阳光遮住了小阿根廷人的半张脸,隐藏在发梢被光线勾勒出的一小片阴影中,他的眼睛像是融化的深棕焦糖——总是那么美丽的色彩。

  “嘿。”

  克里斯注意到,他的那只蠢兮兮的毛绒熊被放在了桌子正中央,在太阳照射下垂落着软软的绒毛。口袋是空的,珍宝珠不翼而飞。

  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这两天没有见到你。”

  里奥停止了擦那些木头柜子,转过头来带着歉意地说“抱歉——罗纳尔多先生,这个周是内来帮忙。”

  内?为什么他有这么亲密的称呼?而自己是可怜的罗纳尔多先生?

  里奥看着克里斯稍微有些失落的样子,他有点想笑,就像马塞洛说的那样,用正常人看得出来的思维,可是他喜欢的人是个傻子,不是吗?

  “其实你可以不用天天丢东西。”里奥低声说。

  “什么?”沉浸在忧伤中的克里斯找到了自己的听力

  “我说,”阿根廷男孩笑了:“我周五下午有空,克里斯。”

  

  后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就像克里斯连续丢了第N次东西一样,他们在周五下午出去吃了晚饭,他们牵了手,搞得克里斯像第一次谈恋爱那样紧张。

  里奥扯开了装在玩具熊口袋里的珍宝珠包装,含着糖果和克里斯逛遍了大街小巷,霓虹灯把他照得晕乎乎的,晕乎乎地和克里斯在十字路口拥抱,他们晕乎乎地接了吻,笨拙得把牙齿磕到了一起。

  葡萄味硬糖很甜,这是克里斯想的。

  

  

  早上克里斯又站在了木门前,对着窗户玻璃比口型

  “我可以进来吗?”

  门开了,风铃又不知疲倦地叮铃作响。

  “你不需要再丢东西了,克里斯。”阿根廷人软糯慵懒的口音带着笑意对他说。

  他背着阳光面对里奥,双手撑在木台上说:

  

  “可我一直都丢了个里奥内尔•梅西,他对我是最重要的,我现在需要把他找回来。”

  

  

  

  好辣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大宝贝们!!大家说甜吗!!!这篇打得很匆忙,自己感觉衔接或者语言上并不是最满意。是个无脑小甜饼大家就看看吧!

  OOC是我的 他们是最好的

  欢迎捉虫!!!欢迎评论!!!

【CM】【PWP】那辆ABO车的完整版

大家还记得那个车片段嘛!!!!!
就是那个红酒A罗x热带水果O梅!没错时隔一个月终于在七夕节的今天我肝出了完整版!!!【。】
给各位小可爱的七夕礼物x虽然我是条咸鱼。
是车。大概4500+ OOC有  别的注释在图片里☞

七夕让我们走进总裁的浴室

他们都是最好的❤谢谢各位看到这里。欢迎捉虫:D

【C梅】一辆短小不知所云的不算车的车

ABO预警!!!
配对:  A罗/O梅   2018世界杯入坑的我。
不完整片段。完整版应该……会发【】
大家就瞎看看吧x非常非常短还非常垃圾见谅xxx
给我很喜欢的小国王❤

一个莫名其妙发了情还被调戏的梅团

【找个罗马情妇?】锤基/可能会发展为NC–17/基督山伯爵梗/【上】

LOFTER迷之屏蔽,啥都没有还非要逼我发图。

心情复杂

我是因为正联电影入的坑。然后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老爷,说实话,我比较喜欢本蝙,毕竟入坑。
今天在买东西遇到了一个以前认识的妹子,跟我是hp同好。然后谈到了正联啥的。后来我跟她说我是老爷粉然后就看到她的表情错综复杂。
我感觉有啥不对的,然后就听见她说自己以前也是老爷粉,但现在在她心中蝙蝠侠已经死了【这是原话
我就是很诧异然后有点生气。后来就莫名其妙谈到演员,看她的表现她说自己是芭乐蝙的粉,然后我也说我还喜欢本蝙
然后她又是一脸令人奇怪的表情。
大概就知道咋回事了。
谁谁谁演对你们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真的要这么有优越感吗。我知道芭乐老爷很经典,也接受别人的安利,我是超蝙粉,看文从没有演员洁癖【。可能本蝙会比较多一点,但不管是哪位,只要没有过度颠覆这个角色,在我心中一视同仁。
我喜欢的是人是蝙蝠侠。不会跟着演员的变化而变化,还有我个人认为本蝙演的还是很好的,况且黑暗骑士是经典,我也蛮喜欢芭乐老爷,但我真的不想遇到这种状况。
大概说的有点莫名其妙,今天遇到的这件事情非常难受。
后来继续和她尬聊,她说她喜欢钢铁侠,觉得钢铁侠长得好看。
然后我问她要是妮妮演员换人了你还会喜欢钢铁侠吗,我不知道她回答的啥,反正我是聊不下去了。

易容一下换了个面妆。
姑且捏成这个样子。杏花春雨98级奶妈来吗?

瞬间之间【萨杰】

隔的时间有点长,很多情节有点记不清了。欢迎捉虫。

可能会受到以前太太的影响,文章自创如有雷同请谅解

一篇短小的萨杰。私设如山,不知道是啥垃圾结局(。

字数大约2000+ 自带避雷针

 

顺便【为什么不杀了他?  —因为你爱他啊。】

 

 

 

“错过一个瞬间就不会恩赐下一个瞬间。”

加勒比海盗衍生

萨拉查船长x小麻雀杰克·斯帕罗

 

 

 

  一个死人带着一群死人开着一条破船来找杰克·斯帕罗。不得不说,这让伟大的杰克船长的内心产生了一定的恐慌。

 

 

  “嘿,Spanish!”

 

  萨拉查想过多年之后他与那只该死的麻雀相遇的场景。站在船头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变成了了老奸巨猾油嘴滑舌的老麻雀。

  不,他还是改不了爱喝几瓶朗姆酒的爱好,一个海盗的特点。

  可能他会自己找上门来,叙叙旧也不一定,来找他多年的老情人,这个现在失去了后脑勺的死人船长。他会站在海面上格外皎洁的月光里,拿着酒瓶,晃着他的辫子,用酒鬼一般的脚步向这里走来,走到沉默玛丽的船头,朝萨拉查挥挥手。

 

 “嘿,Spanish!”

  杰克·斯帕罗,他还是那副海盗的样子,不管是在船上那段时间萨拉查想改变他。

 

 

  在船上豢养一只麻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特别是当你认为这只麻雀不会真正顺从你的情况下。

  萨拉查还是抱有一点希望的。

  那个船长带来的小海盗已经第三次光顾沉默玛丽号的储藏室,把装酒的木桶弄得一塌糊涂,没有一个船员能够抓到他,也没有人敢。

  船员们不知道到他们可敬可爱的西班牙船长为什么要做出这个伟大的决策,萨拉查甚至给杰克做了一套海军装,让男孩拖拉着袖子勉强穿了几天,但没过多久就在甲板上某个布满灰尘的角落里发现了那套军装。

重新穿上那脏兮兮衣服的男孩坐在船边上啃苹果,束腰的皮带勾勒出少年的美好腰线,海风吹过他的头发。

杰克并没有发现萨拉查就站在他身后。

 

 

“你从来没有想过要逃走吗?”

“唔…我..每天都在想怎么逃走。”狡黠的麻雀从船长的禁锢中找到一线生机,喘息着回答,顺带着送了他一个欠揍的笑容。

常年浪荡在海上让即使年轻的杰克也拥有着健康的麦色皮肤和流畅的肌肉线条,而现在这具美好的身体正躺在萨拉查船长的床上。

“不,你永远都逃不出去,我的麻雀。”萨拉查俯下身,在杰克耳边说。

 

 

赤裸着上半身的杰克在船长的大床上摇晃双腿,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指向一旁的萨拉查。

“你相信吗?我会杀了你,然后逃出这个地方。”

 

 

后来他还是没有。

萨拉查依然保有一点希望。

 

然后直到那天沉默玛丽的船帆被耀眼的火光映着,无数船员到处狂奔,萨拉查看到了站在船头的杰克,慢慢向后倾倒下去,消失在大海上波涛汹涌的黑夜里。

“我会杀了你,逃出这个地方。”

 杰克·斯帕罗,这场火灾的制造者,在这时只实现了他的第二个愿望。

 

然后时间再推移,到那一次海战萨拉查用望远镜看到杰克。

“他站在那里,像一只小鸟一样。”

再到萨拉查沉入海底,火焰再一次蔓延到沉默玛丽的船帆。

冰冷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涌上来,他听到了海面以上的惨叫声与爆炸声。

 

 

萨拉查要抓到杰克,把他生吞活剥。等到杰克出现在他面前。杀死他,毁了他。萨拉查甚至希望他会主动出现。

他依然保有一点希望。

 

 

 

杰克烦死了那个整天头发乱飘对他狂追不舍的死人船长,他甚至想一枪崩了那人。

这并没有用,毕竟萨拉查真的已经死了。

冰冷的剑刃贴上杰克的脖颈,它带着与它主人一样的寒冷的死亡气息,萨拉查用西班牙人独特的持剑方式将杰克逼到墙角。

“杰克·小麻雀,我们的账该好好清算了。”

剑刃划过杰克的脸颊与衣衫,挑开外衣的扣子,直到划至腰部,活人的体温给这剑染上了稍许情欲的味道。

“不不不我想这不用算的太清楚。”他一边躲避着,一边向旁边扭动身体。

 剑刃还是呆在腰际,既没有想要刺进去也没有想要拿走。

“萨拉查船长好兴致。”一会儿之后杰克发现对方没有想要对自己动手的意图,就打了个哈欠,眯着眼半倚到墙角。

“扔下嗷嗷乱叫的船员,到这儿来调戏一个海盗。”

“你活的不耐烦了。”

 昏暗的船舱中传来海盗衣服上珠饰皮革与稻草摩擦的细微声响,从脸上划到脖颈的汗珠顺着衣服开敞的领口向下没入,杰克的手指停留在自己的腹部,再次露出了那多年之前欠揍的笑容。

 

 

就算是伟大的杰克船长也没有想到的一件事情,他以前出生入死过,遇到无数海洋上的风浪,但总有一件事情困扰了他很长时间。

年轻时在萨拉查船上的那段时间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即使是他遇到过最美丽的姑娘,在破破烂烂的小酒馆里喝着朗姆酒,醉倒在路边时也从未对人提过。

他恨萨拉查,这是肯定的。

为什么呢。

因为他在船上豢养了一只麻雀,还妄想把他变成一个浑身臭烘烘的军官?

或者是。强抢了良家海盗?

杰克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跟那个混蛋船长过那么长一段时间,穿着制服,安静地用叉子吃饭,每天喝的酒不超过一瓶。为什么要半夜跑到他的房间,乖乖地躺倒船长的床上。

逃出去的时候为什么不杀了他?

哦。酒喝多了脑子总是不清晰。每次他想要接着想下去的时候就会这样对自己说。

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中,这是海盗的特点之一。

但也有做的不彻底的时候。

 

 

 

就像现在这样。

杰克这辈子觉得最恐惧的时候大概就这些了,当他看到远处的海域中出现了一艘熟悉的船的剪影时,还有现在。

滔天的海水夹在两边向中间涌去,那个叉子,不,海神波塞冬的三叉戟,正安安稳稳地伫立在最中央,旁边刀剑金属碰撞的混乱声音不绝于耳。

他看到那个顶着亨利的脸的死人,正恶狠狠地拿胳膊抵着他的脖子,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后来的后来杰克在酒馆回忆这件事情,顺便说说大话坑点酒喝时,已经忘记了从三叉戟打碎开始的后面发生了什么,他的印象中只有那时冰冷的铁链拽着他浮出海面,死人船长的脸慢慢沉没下去,直到最后被海水淹没。

然后他想起还是个小男孩时在船上的那段时间,还有最后那场烧在沉默玛丽上的大火。

 

 

 

萨拉查也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只感觉到自己会死,海水依然毫不留情地扑过来,把获得重生的他再一次拉进海底这个深渊。

他还记得第一次。第一次被那个海盗拖进海底的时候。

萨拉查想回到过去,这是他第一次后悔做这件事。

要么别让他跑,要么就别抱希望。

因为错过了这一个瞬间,就不会恩赐下一个瞬间。

他还记得当年的那个男孩坐在甲板上摇晃着双腿,腥咸的海风吹过船帆,月光亮堂地照在那里,照在他身上。

萨拉查刚当上海军的时候,就有人告诫过他,永远都不要相信一个海盗。

 

 

“永远都不要相信一个海盗,即使你深爱着他。”